企業級電商平臺提供商,為企業級商家提供電商平臺搭建及解決方案服務

全國熱線:4008-868-127

疫情之下,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

2020-02-20 1014
分類: 電商運營

危機,可以拆分成兩個字,“危”與“機”并存,總會有一些人、一些企業在眾生皆難的疫情之下,逆勢而上,點燃星星之火以成日后燎原之勢。

電商平臺開發

醫療、教育、電商、云……所有的線路都在穩步推進,共同構成了一把排除萬險、戰勝疫情的鑰匙。

我們相信疫情之下“危”“機”并存,我們更堅信人定勝天。

“從北京市區前往小湯山醫院的路上并不擁堵,公交車內人也不多,路旁散落著各種酒店、別墅、溫泉山莊,沒什么人煙。郊區的節奏很慢,慢得就像大城市的一聲嘆息……”

這是十年之前非典籠罩之下的最真實側寫。

但從當下回頭看,2003這個年份,也是互聯網發展的起點。在目之所及的非典迫使市場做減法的同時,彼時的一些加法也在悄無聲息的滋生成長。

那一年,周鴻祎戴著口罩去全國推廣他的3721;也是那一年,劉強東化身線上客服,將京東電商主體全部轉移線上;杭州居民樓里,馬云更是看準“線上交易”的大蛋糕,正式創立淘寶;還有王衛順豐、江南春等公司,同樣在這次非典中找準時機,積淀企業內在力量,迎接不久之后的質變。

危機,可以拆分成兩個字,“危”與“機”并存,總會有一些人、一些企業在眾生皆難的疫情之下,逆勢而上,點燃星星之火以成日后燎原之勢。

十年前的非典為市場帶來了互聯網電商、線上交易模式,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而十年之后的現在,智慧醫療、在線教育、生鮮電商等的產業互聯網的各條線條又再次以不可阻擋之勢重塑著人們的工作、生活觀念。

如果說十年前,互聯網電商從非典中尋找到了自身存在的價值,那么如今,產業互聯網也正在驗證著時代發展的新趨勢。

時代的一粒灰塵,落在每一人身上都是一座高聳的山,但終究有人選擇攀上山頂,找尋通向未來的路。為此,產業家特此進行報道,以尋找在此次疫情之下那些崛起的產業新趨勢和新方向。

智慧醫療“打怪”升級

在線義診、遠程醫療、醫療O2O、協同問診、醫學數據庫、AI視覺識別共同構成了智慧醫療沖在一線的最尖銳武器。

從某種程度來說,“智慧醫療”算是迎來了年終大考。但這場考試來得如此洶涌而猛烈,以至對很多企業來說有些措手不及。

在線問診、遠程醫療、醫療O2O、協同問診、醫學數據庫等各條支線都成了這個參考大軍中的一員。

驟然站在聚光燈下的第一感受是:“忙”。根據阿里健康數據顯示,截至1月30日,其在線義診累計訪問用戶數超280萬,醫生數量超1000名,參加線上義診的在線醫生人均日接診量超100單,而從騰訊醫典反饋來的數據則是,從2020年1月18日到2月6日,騰訊醫典的訪問量高達5億次。

海量數據之下是對整個智慧醫療系統的最大考驗,從醫生到技術,從設備到數據,從輔助診療到協同問診,更可以理解為,智慧醫療的每一個環節都在這場疫情中被無限放大,任何一絲一毫的瑕疵都成為放大鏡下的一個黑點被迅速矯正修訂。

外人很難感受到這場智慧醫療大考的慘烈程度,唯一能感知到的是2月3日股市開盤當天,千股跌停之下醫療股的逆勢上揚,不論是上游、下游企業都更為真實可視化地呈現在市場面前。

趨勢之下,企業成了最佳承載者。騰訊的騰訊醫典、阿里健康、平安好醫生、丁香醫生等各家企業都免費開通在線義診業務,向下游群眾傳播防護知識,向上游醫院遞送醫療設備和技術。

疫情之下,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

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在“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籌建過程中,遠程醫療被同樣搭載至其醫療問診系統,輔助醫生迅速問診,直面疫情。

壓力伴隨著進步。根據易觀數據顯示,之前互聯網醫療在互聯網人群中的滲透率大概在3%,很多醫院不接受遠程問診等模式,但隨著本次疫情的爆發,越來越多的醫院開始主動向互聯網醫療靠近,主動通過遠程醫療或在線義診的模式完成診療工作。

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是,基于人們對自身健康的關注,在之前智慧醫療僅僅是作為線下問診制度的輔助手段,市場對其的主流認知和關注度仍然保持在觀望的態度。從某種程度來看,這場疫情為智慧醫療的模式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但也同樣使其真正立于外界鈦光燈下,愈加成熟,也同樣愈加可信。

客觀來說,這是一個有著巨大潛力的市場,據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整個市場銷售額約為2514億美元,同比増長11.50%。2016至2018年全球智慧醫療服務支出年復合增長率約為60%,而2019年全球智慧醫療服務產業規模更是超過4000億美元。

疫情之下,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在疫情的“催化”下,這個產業互聯網的金礦在2020年想必也定會迎來更多量級玩家的覬覦。

“云辦公”模式正式成型

當“云辦公”成為疫情之下的共識,SaaS行業便有了更大范圍的流量滲透,云計算和數據庫開始成為疫情之下SaaS企業最強大的底層保障。

沒人否認,在過去的一年里SaaS軟件迎來了井噴式的發展,而在疫情的當下,這些“井噴”的軟件更是被“擺上了臺面”,開始接受市場的考驗。

一個毫無爭議的事實是,“云辦公”已經成了新冠疫情之下所有企業的共同選擇,而選擇的載體便是SaaS軟件。

首當其沖的是企業微信和釘釘。從2月3日正月初十開始,上千萬家企業、約兩億人在家遠程正式開始協同辦公,眾多學子在家里同樣開啟了遠程學習的模式。

而作為最大的兩個企業OA平臺,企業微信和釘釘都選擇了免費使用模式。在假期開工的2月3日上午,兩者都迎來歷史流量高峰,甚至都一度出現了短時間的擁塞。

據了解,在疫情期間,騰訊推出的在線辦公軟件騰訊會議每天都在進行資源擴容,日均擴容云主機接近1.5萬臺,8天總共擴容超過10萬臺云主機,共涉及超百萬核的計算資源投入。另一邊,阿里云也緊急擴充1萬臺云服務器,以確保視頻會議、群組直播、辦公協作等功能。

顯然,數據中心和服務器市場正在迎來新的擴容機遇。

在這里,有必要對這個產業互聯網的新秀分支SaaS做個注解:在協同辦公中,云視頻、文本、語音都會大量消耗處理器和帶寬資源。

更大的流量就意味著更為嚴峻的考驗。

原因很簡單,當這種協同辦公的模式被全國數以萬計的企業使用,等同于給OA企業出了一道堪比高考的試卷難題。更為高頻的是教育行業,視頻授課是其最為核心的模式,而視頻相比于文本、語音消耗的帶寬以及云資源會更大,教育行業為其帶來海量流量的同時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壓力作用在行業,分散在個體。可以看到的是,A股的三五互聯、會暢通訊、二六三、蘇州科達、億聯網絡、奇心集團、泛微、視源股份、致遠互聯等幾家通信服務上市公司都在努力支持云視頻會議。同時,國內一些創業公司,如明心、融云等企業也在積極參與云視頻會議的模式定制。

在需求的另一側,是上下游的高壓分離。云端承壓的是大型的服務器集群和存儲、數據庫,管道則是需要光纖、寬帶和4G/5G,終端則分散到智能手機、PC、電視等載體……

從某種程度來看,與其說“云辦公”給企業微信、釘釘等在線OA軟件提供了更大的流量,倒不如說是SaaS行業正在變得愈發成熟,不論是從軟件開發還是硬件的支持,在疫情之下,這個行業經受著了這次堪比“春晚”的流量高峰,承載著最為關鍵的信息傳遞渠道。

中國SaaS模式正在日趨成熟。一組數據顯示,去年SaaS市場全球年均增速是 16.7% ,而中國市場年均增速是 49%,遠超全球平均水平,其在全球市場的占比也由5年前的2.93%提高到今年的7.65%。

可以預見的是,盡管目前SaaS行業的付費意愿并不明顯,但這波疫情結束之后這個產業互聯網的“網紅”必將迎來新一波的井噴。

電商行業進度條“加速”

電商行業被加速,更大的考驗來自于其中間環節供應鏈的處理,即根據大數據預測對于倉儲的合理配置、與上游企業的材料協同、中間環節物流的智能配送和處理。

生鮮電商行業成了病房之外的產業互聯網的“第二戰場”。

當“搶菜”成為一句真實的口號之后,生鮮電商——這個被稱為電商“最新入口”的行業開始被裹挾著沖向流量頂峰,同步承壓的是這個系統內的各個配件—智能倉儲、供應鏈管理、上下游協同以及基于大數據的物流配送

不論是武漢的盒馬生鮮、還是北京的每日優鮮,抑或是美團、叮咚買菜等其他大大小小的社區生鮮電商,在這個疫情中,這個行業顯然已經成了最重要的剛需行業,以此為媒介,保障人們的生活所需。

根據達達集團提供的數據顯示,春節防疫期間,京東到家全平臺銷售額相比去年同期增長470%;除夕至大年初六,蔬菜銷售額同比去年增長了510%,水果同比增長超300%,雞蛋增長770%,乳制品增長370%,水餃、餛飩等速凍食品銷售額同比增長790%。

同時,據了解,從騎手方面來看,雖然叮咚買菜在年前就已經為春節期間預留了75%的騎手,每日優鮮也在華北地區投入1000多名騎手,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運力規模難似乎仍然難以滿足旺盛的訂單需求,之前的“三公里一小時達”“全城兩小時配送”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延后。

可以看出,這次的疫情更像是為生鮮電商行業按下了加速鍵,各家在場上的資本取決于之前對供應鏈的把控以及倉儲物流的智能管理。

從另一方面看,如果說之前生鮮電商的發展是溫水煮青蛙,那么這次則更像是添加了助燃劑,誰能在這個“戰場”上發揮的更穩定,誰就能更好地發展下去。

訂單量的利好也伴隨著居高不下的壓力。如果一旦生鮮電商行業的上下游溝通不順暢,即供應鏈出現問題,抑或是自身運力管理出現問題,則反而會成為災難。

可以分析看出,就當下來看,這次的疫情對于大的生鮮電商平臺而言是絕對的利好,但對于中小型電商而言,卻是把雙刃劍。即流量增加會助長規模,但若是對于供應鏈把控不夠嚴格,則會出現“貪多嚼不爛”的問題,壓跨平臺。

一般而言,消費者4到5次購買就能形成習慣,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從起始階段到最終結束還需要一段時間,在此期間,相信大部分消費者在生鮮電商平臺下單的次數都將遠遠超過培養消費習慣所需。

不僅如此,線下需求轉到線上之后,生鮮電商平臺將被更多消費者所了解、熟悉,進而帶動消費。

不得不說,這次危機對生鮮電商產業而言,更像是一次巨大的練兵場,但在源源不斷的動力背后,卻仍然考驗著存活其中的個體對自身的定位。

即利好是對行業,但并不是針對每個個體。

在線教育的倉促“成人禮”

云處理器、帶寬、硬件與軟件的智能適配都成了這個行業被插上翅膀之后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打鐵尚需自身硬,誰能更好地用AI、云技術解決問題,誰就能成為最大的贏家。

如果說去年在線教育行業是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的話,那么現今這個猛奔的行業則又是被瘋踩了一腳油門。

事實顯而易見。隨著全國開學季的到來,在疫情影響下直播上課已經成了老師們授道解惑的主要方式,據釘釘官方數據顯示,截至1月31日,廣東、江蘇、河南等20多個省份紛紛加入“在家上課”計劃,超1萬所大中小學、500萬學生通過釘釘直播上課。

從某種程度來看,在線教育更像是將未來幾年的鏡頭猛然拉近,利用驟增的流量實現在線教育滲透率的提升。

從用戶端來看,疫情的爆發之下,人們對于在線教育的認知程度會大大增加,對其接受度也在逐步提高;從企業端來說,在線教育企業的獲客成本將因為特殊情況的出現降到最低,盡管后期可能會存在一定程度的流失,但隨著用戶接受教育習慣的養成,線上教育的用戶活躍度也將大大提升。

更可以看作,和生鮮行業相同,對于身置在線教育賽道的企業而言,如今考量的仍然是企業本身的硬實力,而最終的贏家也將是在過去在硬件和師資力量最為雄厚的玩家。

教育與AI融合,豎屏模式,出版社線上化……這些都將成為在線教育的未來答卷。

除尺之外,一個強烈的信號是,隨著全民線上教育的推進,更多低線城市的用戶開始被首次觸達,并且在此期間進行習慣的養成,而這批人的粘性更高,對于產品的認同度更高,但同樣的,這也要求在線教育企業需要對場景和人群進行不同程度的適配。

流量越大,壓力越大,要求自然也就越高。

數據顯示,在2019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就已經超過3000億,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突破2.2億人。而今年經過催化,這個數字或將實現躍遷式的增長。

在《阿里巴巴:馬云和他的102年夢想》一書中,鄧肯·克拉克曾寫過這樣幾行字:“非典證實了數字移動技術和互聯網的有效性,因此成為使互聯網在中國崛起為真正的大眾平臺的轉折點。”

或許在十年之后,會有人這樣寫道,“在2020年那個春天,在武漢的醫院里,在北京的寫字樓里,在杭州的居民樓電視屏幕前,產業互聯網再次驗證了它的必要性和趨勢性。”

醫療、教育、電商、云……所有的線路都在穩步推進,共同構成了一把排除萬險、戰勝疫情的鑰匙。我們相信疫情之下“危”“機”并存,我們更堅信人定勝天。

星星之火,終將成燎原之勢。

 

文章來源:億歐網

編選:云朵匠 | 數商云(微信ID:shushangyun_com)

【數商云www.martinakohl.com】專注為企業提供商城網站建設服務,長期為大中型企業打造數據化、商業化、智能化的網上商城系統開發解決方案,為傳統企業搭建一站式電商平臺閉環體系,實現商城系統數據互通、全鏈融合,綜合提升平臺運營效率與平臺收益。

網站聲明:以上內容為數商云電子商務系統網站的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合作!
電商頭條文章
1 疫情中的電商助農:平臺向下,農產品向上
疫情之下農產品滯銷,最大的原因是線下渠道不暢。消費者對水果生鮮的需求依然旺盛,但習慣了線下渠道果農和采購商難以承接線上需求。電商平臺推出幫扶措施,本質是打通銷售渠道。直接對接果農和生產基地的做法,對平臺完善供應鏈亦有啟示。
2 B2C和B2B在整體平臺運營策略和能力模型上截然不同
主流的互聯網電商平臺覆蓋B2C和B2B兩種,由于兩種平臺本身的業務模式、目標客群、產品架構和功能流程的不同,導致B2C和B2B在整體平臺運營策略和能力模型上截然不同。
3 數字化技術賦能企業危中尋機,打造“硬核”經濟
NCP(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給2020年的起頭狠狠按下的pause鍵,當長著獠牙的黑天鵝肆虐盤桓之際,終驚動了無辜卷入的蝴蝶,蝴蝶驚慌失措的煽動翅膀下,隨之掀起社會經濟的龍卷風。
4 生鮮“戰疫”的B面:中上游走向零售一線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讓不少人的活動半徑縮小至家里的廚房和臥室之間,“線上買菜”的需求被瞬間激活,也讓去年差點倒下的生鮮電商平臺迎來了新的機會。
5 疫情之下,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
危機,可以拆分成兩個字,“危”與“機”并存,總會有一些人、一些企業在眾生皆難的疫情之下,逆勢而上,點燃星星之火以成日后燎原之勢。
汤姆影院tom最新网址 console.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