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級電商平臺提供商,為企業級商家提供電商平臺搭建及解決方案服務

全國熱線:4008-868-127

2019,電商直播元年

2019-09-19 1100
分類: 電商運營

如果說2016年是直播元年,那么2019年應該是“電商直播元年”。

視頻直播系統

如果說2016年是直播元年,那么2019年應該是“電商直播元年”。

說起直播,這段時間最熱門的新聞是“熊貓直播關閉”,不僅因為它是王思聰一手創辦,自帶話題屬性,熊貓也確實和斗魚、虎牙并稱游戲直播行業三巨頭。

3月30日,熊貓直播官網發布公告,宣布正式關站,從部分地區無法打開熊貓直播網站到最后這則公告,標志著熊貓直播徹底結束。

很多人聽到消息驚呼“直播涼了”,但另外一面,上個月還有一條關于直播的消息傳來,同樣讓聽到的人直呼“震驚”。

簡單來說,“淘寶直播一姐”薇婭去了趟韓國。邀請韓妝品牌方來到直播間,70多個品牌排著隊進直播間,5個小時賣掉了12個集裝箱。根據官方給出的數據,這場活動的直播最終觀看量達到458萬人次。

薇婭的粉絲被稱為“薇婭的女人”,這群瘋狂買買買的女人們,一邊抱怨“又沒搶到貨”的時候,一邊“一不小心”在韓國制造了一場小地震,帶貨能力太瘋狂了。

淘寶直播是電商的標配嗎?

相比“淘寶直播一姐”薇婭,最近全網爆紅的是李佳琦。

在他標志性“OMG!買它!”的吆喝聲中,李佳琦曾在淘寶直播5分鐘賣出15000支口紅、10秒鐘幫張大奕賣出10000支自制洗面奶,這樣的帶貨能力只能用“毀天滅地”來形容。

李佳琦應該算是第一位,真正意義上從淘寶直播走出來的“全網紅人”。即便單場直播賣貨1.5億的薇婭,過去一段時間,大家對她的認知似乎還停留在淘寶主播。

2019,電商直播元年

我身邊的很多朋友,他們不認識薇婭,但都認得那位“世界上嘴唇最貴”的男人。

就連2019新榜大會現場,薇婭所在機構謙尋的CEO奧利,他在剛上臺分享的時候,還稍顯拘謹地強調,自己通常去演講的地方都是以電商為主題。這顯然和微信、微博、抖音、快手、B站上快速躥紅的網紅不同。

雖然李佳琦的火熱離不開抖音的助力,但背后卻是不容小覷的淘寶直播。李佳琦的質變似乎表明,經過三年的發展,淘寶直播生態里孵化的頭部主播,已經開始具備了向全網突破的內容力和影響力。

電商產業之外的很多人,此前可能和我一樣,并不是很了解淘寶直播。和大家分享一些數據,過去這個周末,在杭州舉辦的淘寶直播盛典上,淘寶內容電商事業部總經理聞仲向外界透露了一些有意思的數字。

2019,電商直播元年

淘寶內容電商事業部總經理聞仲

2018年淘寶直播月增速達350%,全年拉動的GMV破1000億,進店轉化率超65%。做過內容電商的人都明白,這個轉化效率簡直驚人。其它內容驅動的平臺,電商轉化率能做到5%已經相當可怕了。

和淘寶直播平臺不同,抖音、快手上的內容電商變現可以理解為“創造性消費”,用戶來刷視頻、看直播,被內容激發出更多消費欲望。淘寶直播平臺則兼了“目的性消費”和“創造性消費”,用戶來到淘寶本身就是沖著購物來的。

去年,淘寶直播共有81名淘寶主播年引導銷售額過億元,進入淘寶直播億元俱樂部,涵蓋服飾、美妝、珠寶、母嬰、箱包等多個類目。

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勤奮是淘寶直播億元俱樂部誕生的一大原因,81名主播年平均直播場次超過300場,單場直播平均時長接近8小時,一年直播超過350場“全年無休”主播也大有人在。

畢竟,在直播的場景里,主播和用戶是一比一的時間置換,主播一直播就意味著源源不斷的流量,也意味著更多成交可能性。

聞仲還分享了幾組有意思的數據,在淘寶上粉絲超過百萬的主播已經超過1200人,在淘寶月收入達百萬級的主播超過百人,近八成為女性。年輕化是淘寶直播的一大特點,90后主播占總人數的60%。同時,消費者這邊在淘寶直播上人均“剁手”2400元。

所以,聞仲非常自信地拋出這樣的觀點“現在直播平臺是電商的標配而不是選配”,他預估未來三年,淘寶直播主播將達到30萬人,還喊出了“3年GMV破5000億”的口號。

對于陷入低迷的直播業來說,這無疑是下一個可見的風口。

直播的未來是電商直播嗎?

熊貓夭折之際,很多人大呼“直播命短”。

淘寶直播誕生于2016年——號稱中國“直播元年”年份,千播大戰一時洶涌。彼時,大行之道的是秀場直播、娛樂直播,以炫目養眼的美女主播聊天、熱舞、唱歌、真人秀為主。

大家可能還記得這樣的場面——最火爆時,那些互聯網產品發布會現場,會把最前排的位置,預留給那些穿著靚麗、打扮浮夸、舉著手機的美女主播們。

雖然秀場直播和娛樂直播App大部分銷聲匿跡,但只要在搜索引擎輸入“直播”,從市面上碩果僅存的直播平臺的介紹可以看出,內容依然沒逃出“免費與數萬個美女主播”聊天的困境。

秀場直播平臺是殺時間的利器,商業模式也沒突破簡單粗暴的“打賞”,很快便走到了頭。不久前,我和國內某直播平臺的頭部紅人交流,發現他們的收入幾乎還是依賴打賞,一天直播7-8個小時,一個月收入約2-5萬,這已經是平臺頂級紅人。

和電商直播相比,娛樂直播為什么天花板明顯?

首先,因為娛樂直播主要在做“人”,無論是賣才藝、賣獵奇、賣人設……主播賣來賣去,其實最終還是“賣自己”。主播們聚集起來的流量無法直接變現,所以秀場直播的主播流動率在80%-90%,動輒聽到某秀場主播又被挖走的消息。

其次,娛樂直播主要靠打賞賺錢,主播們除唱歌、跳舞、搞笑、聊天,內容過于單一,隨著監管要求越來越嚴格,過去和“輕色情”打擦邊球的內容都被干掉了,面對千篇一律的網紅臉,用戶越來越容易審美疲勞。

電商直播的核心是“賣貨”,主播帶來的流量,能夠很好的實現二次轉化。

淘寶直播機構納斯的合伙人旦旦,她曾經是國內某頭部秀場直播的運營,當電商直播的形態一出現,她便看到這是趨勢。

旦旦表示,秀場直播時代衍生出一批百萬千萬粉絲的“虛假流量主播”,但是電商直播出現后,刷數據變得毫無意義,直播導店多少,變現多少,可以直觀感受,數據可以刷,但賣出去的東西實實在在。

“能做到曝光的同時,又能滿足數據真實性,又能變現,把廣告費用賺回來,這對商家、客戶和付費方來說是優勢,以往的娛樂直播做不到。”旦旦說。

電商直播為什么越來越火?對市場而言,從偏遠鄉村的農產品到城市商場的庫存,有那么多的產品可以賣,因為省掉很多中間商環節,在淘寶直播里還可以比商場賣得更便宜。對用戶來說,吃喝穿用……都是剛需,這些東西舍棄不了,而打賞可以直接舍棄。

怎么做好電商直播?其實沒那么簡單

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最大的區別在運營。

千播大戰的熱潮消退后,很多主播公會和MCN機構帶著人馬往淘寶直播轉移,結果跑去一看,水土不服,根本無法適應淘寶直播的生態。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秀場主播靠打賞掙錢,通常只要維系好幾十位經常打賞的“金主”即可,用行話說“套住土豪”。他們其實并不懂運營和維系真正的用戶關系,來到淘寶直播,一旦面對成千上萬要來購物的用戶,突然傻眼。

在淘寶直播的體系里,精細化運營至關重要。

以“帶貨女王”薇婭為例,淘寶直播負責人趙圓圓曾推文分析“淘寶直播一姐薇婭的成功秘訣”時稱,謙尋的運營團隊幾乎不會發生:上錯鏈接、講錯寶貝、價格報錯、功能講錯等基本功問題。開播前功課做得非常足。也不會有莫名其妙的人突然插話,無理由入鏡等事件。

旦旦告訴我,秀場直播的運營很簡單,以前他們一百多人的公司簽約主播就達8000多人,實際日活主播1000左右,等于100多個人服務和管理1000多位主播。

在淘寶直播里,頭部機構謙尋有100多人的團隊,目前只服務25位左右的主播。

電商直播則需要更專業和精細化的運作,比如需要對貨品負責——挑選好貨,需要對價格負責——專門控價,還需要在把控性價比的情況下,和主播談好傭金分成。還有供應鏈和發貨等。

“淘寶直播是一個數據化運營的平臺,需要有人分析數據,適合哪個時間段開播,適合播賣什么樣的貨品,主播粉絲的用戶群體怎么樣,相應匹配到貨品的銷售量,這些需要人為的分析。”旦旦說。

2019,電商直播元年

淘寶主播李佳琦

同樣的主播和貨品,一個主播如果精細化運營和不精細化運營數據可以相差很多——“同一天同一場貨,如果懂行的搭配師、設計師或者場控陪著主播直播,同樣的貨品銷售額可以翻三到五倍。”

淘寶直播的主播可以理解為“導購”,而那些帶貨能力很厲害的主播則是“超級導購”,淘寶主播的升級版則是“網紅導購”,既是直播網紅,又是超級導購。

回頭看現在的直播生態,“秀場+直播”沒能走通,“社交+直播”舉步維艱,最被看好的“游戲+直播”似乎也困難重重。轉了一圈,好像只有“電商+直播”實現快速增長,不僅是淘寶直播平臺,在快手上電商也是紅人最重要的變現方式之一。

有意思是,據業內人士透露,內容形式相似的電視購物從業者,帶著包裝更精致的內容形式,也有不少來淘寶直播走了一圈,但很多沒做起來。分析其原因,和淘寶直播的受眾有關,目前來看,用戶還是需要互動,需要更接地氣的內容。

在淘寶直播盛典上,淘寶內容電商事業部總經理聞仲說“內容力+商品力=好直播”,目前來看,相比于其它短視頻直播平臺,淘寶直播依然欠缺“好內容”,內容的局限存在一些隱憂,缺乏更豐富的內容形式。

同樣也有人擔憂,和過去用戶“決策型消費”不同,看淘寶直播的時候,因為“立即開搶!再不買就沒了!”帶來的用戶沖動消費,可能會提高整體的退換貨率。同時也對主播的選品、鑒品和買手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但無論如何這依然是直播最好的風口。

在淘寶直播三周年盛典現場,淘寶直播運營負責人趙圓圓和商家代表共同宣布,今年,淘寶直播將打造10個銷售過億的線下市場,200個銷售額過億的直播間和5000個成交過千萬的直播間。

此外,淘寶直播的現場,還啟動了一個“村播計劃”,宣布將在100個縣培育1000名月入過萬的農民主播,用主播帶貨的形式助力農產品上行。

更多的淘寶直播機構,則開始著眼內容升級。如果說1.0階段更看重導購能力,主要看主播的口才、專業度,如果要升級到2.0版本,在選擇主播的時候,機構會更看中主播的顏值、才藝和個人IP特點,注重主播的紅人屬性。

未來,無論是平臺還是機構,都期待著打造更多像薇婭、李佳琦一樣,能夠沖破圈層的直播網紅。

好戲似乎才剛剛開始。

 

  

【數商云www.martinakohl.com】專注為企業提供電商平臺建設服務,長期為大中型企業打造數據化、商業化、智能化的在線商城系統解決方案,為傳統企業搭建一站式在線直播系統閉環體系,實現直播網站平臺數據互通、全鏈融合,綜合提升平臺運營效率與平臺收益。

文章來源:新榜(ID:newrankcn)

作者:夏之南 

網站聲明:以上內容為數商云電子商務系統網站的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合作!
電商頭條文章
1 疫情中的電商助農:平臺向下,農產品向上
疫情之下農產品滯銷,最大的原因是線下渠道不暢。消費者對水果生鮮的需求依然旺盛,但習慣了線下渠道果農和采購商難以承接線上需求。電商平臺推出幫扶措施,本質是打通銷售渠道。直接對接果農和生產基地的做法,對平臺完善供應鏈亦有啟示。
2 B2C和B2B在整體平臺運營策略和能力模型上截然不同
主流的互聯網電商平臺覆蓋B2C和B2B兩種,由于兩種平臺本身的業務模式、目標客群、產品架構和功能流程的不同,導致B2C和B2B在整體平臺運營策略和能力模型上截然不同。
3 數字化技術賦能企業危中尋機,打造“硬核”經濟
NCP(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給2020年的起頭狠狠按下的pause鍵,當長著獠牙的黑天鵝肆虐盤桓之際,終驚動了無辜卷入的蝴蝶,蝴蝶驚慌失措的煽動翅膀下,隨之掀起社會經濟的龍卷風。
4 生鮮“戰疫”的B面:中上游走向零售一線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讓不少人的活動半徑縮小至家里的廚房和臥室之間,“線上買菜”的需求被瞬間激活,也讓去年差點倒下的生鮮電商平臺迎來了新的機會。
5 疫情之下,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
危機,可以拆分成兩個字,“危”與“機”并存,總會有一些人、一些企業在眾生皆難的疫情之下,逆勢而上,點燃星星之火以成日后燎原之勢。
汤姆影院tom最新网址 console.log();